“那……你要我……怎么样……你才满意嘛!”

    李苗嗲声说。广安中文网[www.GazWw.com]

    “能够和你玩,我已经很满意了!”

    小雄用双肩托起李苗的双腿,吻着李苗的。

    “是么?”

    李苗娇笑着说∶“光是和你玩就够了么?你的那些坏主意不想做了么?”

    “嘿嘿!那也要你愿意才行啊!”

    “你怎么知道我不愿意?……”

    李苗羞笑着小声说。

    “你真的愿意么?”

    “嗯!”

    李苗点了点头,咬了咬他的耳朵∶“你呀!真是我的克星!”

    “那……”

    小雄看了看李苗,笑吟吟的说∶“你先抱住自己的腿,向两边叉开来……”

    “嗯!你弄还不够么!要人家……自己……”

    李苗羞笑着说∶“你呀!就会捉弄人!那样子……好淫荡耶!”

    说着,李苗还是听话的张开双腿。

    “嗯!对了,再分开一点嘛!”

    李苗变成屈曲着身子,高举双腿叉开的样子,那姿式让李苗好羞耻!

    “啊!好!好漂亮的小屄!”

    小雄又凑近李苗的下体。

    “……嘤!别说的那么难听嘛!”

    李苗听他说出那儿的粗鄙的字眼,不由得脸上发烧。

    “难听吗?那叫什么好听呀!”

    “……”

    李苗红了脸,李苗也说不出该叫什么呀!

    “嘻嘻,苗姐,别害羞嘛!”

    小雄笑嘻嘻的摸着李苗的裂缝∶“那我叫它……生殖器,好么?”

    “哧!”

    李苗娇声笑了出来∶“……死鬼小雄!真是坏死了!……”

    “哈哈……”

    小雄笑得好大声∶“你真是的!我说得通俗你说难听,我说得文雅,你又不干……”

    “你,你不说……不行么……”

    李苗羞涩的说。让他这么一逗,感觉到自己的欲念又被他撩动了起来。

    “嘻嘻……不行!李苗一定要说!”

    小雄的语气很坚决∶“你看你,不是又有反应了么!呐……又出水了!小豆豆也翘起来了呢!”

    小雄轻轻的掰开李苗的屄缝,用手指粘着李苗流出的淫液,涂抹在李苗那兴奋得勃动着的阴蒂头上,李苗只觉得又兴奋又刺激。

    小雄又用舌头去舔李苗的屄缝,他的舌头顺着李苗的裂缝上下拖曳,不时还伸进李苗的洞穴里搅动。

    李苗兴奋得颤抖着,忍不住求饶了∶“……嗯,别弄嘛!你别弄……那里……嘛!”

    “哦?很难受吗?是哪里呀?”

    小雄继续的挑逗着李苗。

    “……喔!别……那里……啊!”

    李苗的声音不知是兴奋还是哀叫。

    “哪里嘛?”

    “你!……”

    李苗心里又急又羞,头脑里异常清晰的浮现出小雄刚才说的那个字眼,李苗知道他存心要逗李苗说出来!这个下流的念头,让李苗身体有了更强烈的反应。

    李苗按着小雄的头,颤抖着小声哀求∶“……小雄!别……别这样嘛!”

    “怎么啦?”

    小雄故意装懵,还变本加厉的轻轻的咬着李苗的小阴蒂。

    “啊呀!……”

    李苗惊叫一声,突然的刺激让李苗快感剧增。李苗的双腿用力的夹紧小雄的头,身子筛糠般颤抖着,把自己的屁股顺着小雄的动作前后左右地摇动着、迎合着。”

    上面……再上面一点……”

    李苗兴奋的声音带着颤抖。

    小雄却停了下来,笑嘻嘻的问∶“哪里上面呀?肚子么?”

    李苗正在享受着,冷不防小雄停了下来,心中突的一凉,那种需要更加觉得强烈!

    “……小雄!……人家投降了!……别逗了,行么?”

    李苗又用力的夹紧他。

    “哦?我现在没逗你呀!”

    小雄笑容满面。

    “……嗯!”

    李苗羞答答的娇笑着,瞟着小雄,软绵绵的说∶“人家……就是要你……逗……嘛!”

    “哈哈!又要我别逗,又要我逗,那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嘛?”

    小雄一脸的苦笑。

    李苗看他那模样,“哧”的笑了出来∶“你别装傻了!小滑头!”

    “我没装傻的嘛!我现在已经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了!”

    李苗笑得弯下了腰,李苗抱住小雄,笑着说∶“好好,你是个乖孩子,让阿姨疼疼!”

    “乖孩子要吃阿姨的奶包子!”

    小雄扮起了小孩子∶“唔!好香好甜!”

    李苗吃吃的笑着,看着他玩弄自己的,娇滴滴的说∶“乖孩子是不吃的!”

    “那吃什么?”

    小雄笑着看着李苗。

    李苗又嗲又媚的笑着,轻轻的咬着小雄的耳朵∶“嗯……吃,吃水蜜桃呀!”

    说完,忍不住羞笑起来。

    “哟!要吃水蜜桃呀!”

    小雄笑着问∶“发现好玩了么?”

    李苗羞笑着抱紧小雄,羞答答的在他耳边说∶“你的舌头好坏哟!”

    “哦,怎么啦?”

    李苗瞟了他一眼,笑着说∶“你专拣人家难受的地方弄嘛!”

    “哦?你哪里难受呀?”

    “那……里……嘛!”

    李苗夹紧了小雄的身子,嗔笑着说∶“你呀!……真要把我玩疯……才高兴么!”

    “你不想么?”

    “别那样嘛!”

    李苗轻轻的吻了吻小雄∶“人家……要……嘛!”

    “要什么呀?告诉我嘛!”

    “嗯……你真要逼我说么!”

    李苗吻上了小雄的嘴∶“人家……好难受喔!”

    “难受就告诉我呀!”

    李苗推开小雄,红着脸看着他。然后又羞涩地伏在他肩上,说∶“我……我要你……玩……我嘛!……”

    说完,羞得李苗身子一颤。

    “玩你哪里嘛?怎么老是不告诉我呀?”

    小雄抱着李苗,说∶“别太紧张嘛!我的小乖乖!”

    “……你……你真的……要逼我说……才高兴么……”

    李苗的声音又娇又嗲。

    小雄却只是笑吟吟的看着李苗,不说话。

    李苗红着脸看了看小雄,凑到他耳边,鼓足勇气小声说∶“我要……要你玩我的……小屄……”

    说完,李苗羞红着脸连连捶打着小雄的胸膛∶“真是羞死了!羞死了!”

    “怎么玩嘛?用嘴巴么?”

    李苗羞笑着摇摇头,搂紧了小雄,想想自己连那样的脏话都已经说出口了,索性厚着脸皮说∶“不嘛!我要……要你……我要你……我小屄……嘛……”

    李苗自己也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么下流、这么不知羞耻的话来!李苗的心里一阵抽搐,一股近乎变态的爽快感涌向她的大脑!

    小雄看见李苗那又娇羞又骚浪的样子,哈哈一笑,问∶“啊?你要什么呀?我没听到咧!”

    李苗焦急的看着小雄,一手抓住他那的大,就往自己的下体塞。

    “……死鬼小雄!……你不……我……我…………你!……”

    李苗的声音亢奋而放肆。

    小雄没有拒绝李苗的动作,李苗直起身子,叉开两腿坐在小雄的胯间。

    “噗!”

    好响的声音!

    “噢!进去了!”

    李苗兴奋得颤抖的声音。

    “你做什么呀?”

    小雄仰起身抱紧李苗。

    李苗让他搂紧了,双腿不能再上下套弄,心里痒痒的,只好用力的夹紧小雄的子,慢慢的蠕动着。”

    好小雄!先让人家止止痒嘛!”

    李苗甜甜的看着他,又用磨蹭着小雄的脸,李苗半娇半嗲的,媚态毕现∶“等一下……人家随你……要怎么样……都可以……嘛!”

    “你刚才也是这么说的嘛,不可靠!”

    “不是的!……我太……爽了,忍不住嘛!”

    李苗有点急了,顾不上羞耻了,像疯了一样扭动着∶“呵!求求……你……我的……小屄嘛!”

    小雄看见李苗那饥饿的样子,笑着放开了李苗。

    李苗已经忍无可忍了,跨坐在小雄身上,疯狂的摇动着屁股,嘴上大声的叫唤着∶“啊!……好爽!好……爽……噢!……”

    才几下扭动,李苗就僵直了趴在嘻嘻身上,浑身像疟疾般抖动着,享受着的侵袭……

    良久,李苗长长的嘘了口气,娇媚万分的看着小雄∶“小雄!我……好爽!”

    “我知道!你刚才大喊大叫的,我都听见了!”

    小雄笑容满面的。

    “嘤!……人家忍不住嘛!”

    李苗娇笑着说∶“都是你弄的嘛!”

    “嗳!你可是爽快了,我还没有呢!”

    小雄好像一脸的苦相。

    李苗也感觉到穴内的还胀硬的跳动着,像是要顶穿她的子宫一样。李苗娇羞的抿嘴一笑,小声的在小雄耳边说∶“你呀!谁叫你那么厉害!”

    “你不喜欢我厉害么?”

    “我好喜欢!”

    李苗紧紧的贴着小雄。她轻轻的从小雄身上起来,只见他那大直楞楞的挺起来,带着白乎乎的粘液,好雄伟!好神气!就是它嘛!那把自己得欲仙欲死的大!

    “小雄!我好爱你呀!”

    李苗趴在小雄身上,娇媚的说∶“我……我,给你一个惊喜,好么?”

    “哦?什么惊喜?”

    李苗笑着不回答,扭身对着他的下体,伸手握住了小雄的大,上下套弄着,然后,李苗张开嘴巴含住他鸡蛋那么大的。

    李苗斜着眼看了看小雄,只见他也感激的看着她,“真是谢谢你,苗姐!”

    李苗羞笑了一下,也不顾上面沾满了秽物,慢慢的用舌头拂扫着他的,又慢慢的从他的吻到卵蛋。

    “喜欢我的嘴巴帮你服务么?”

    李苗扭头媚笑着看着小雄。

    “当然喜欢!太谢谢你了!”

    小雄轻轻的抚摩着李苗那滚圆的屁股,用双手掰开李苗的屁股沟,看李苗那让人羞耻的地方。

    李苗扭过头笑着说∶“你还没看够么?”

    “没看够!怎么会看够呢!这么漂亮的小屄儿!”

    “嘻嘻……就算真的漂亮也让你烂呀!”

    李苗笑了笑,分开双腿跨在小雄头上,媚笑着说∶“那就让你看清楚些吧!真的让你弄得肉都反了出来呢!……羞死了!”

    “不是呀!经过之后,你这里更诱人了呢!”

    李苗正在专心的为小雄服务着,一斜眼间,忽然发现房门是开着的,士杰和莉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们身后!

    “啊……”

    李苗羞臊的就要逃开,但是身体被小雄抱住动弹不得,士杰说:“你们玩你们的,我带莉莉来学习学习!”

    莉莉红着俏脸在一边不敢吱声。

    李苗一想反正已经这样了,干脆霍出去了,管他呢,就放荡一回吧,嫣然一笑低下头又含住小雄的吸吮了起来。

    士杰欣赏的在她头上拍了拍说:“这就对了!小雄……”

    她扭头看到小雄的舌头正在李苗的屄上舔舐,“莉莉还是处女,她要把第一次留给男朋友,所以不能给你!不过你别急,她已经答应下次她男朋友来看她,她就给他,然后就可以任你为所欲为了!”

    小雄松开嘴巴,看着羞涩的莉莉问:“是吗?”

    莉莉点点头,眼睛不敢看小雄。小雄嘻笑着说:“好吧,那就等你给了你男朋友后,我再你吧!”

    一个字令莉莉浑身颤抖,小雄又说:“你这样光看着多难受啊?上来,让我给你舔舔,舔到爽爽!”

    莉莉犹豫着,士杰说:“莉莉,上去吧,他的舌头好会舔的,保证比你自摸要舒服!”

    说完伸手去解莉莉的裙子。

    莉莉是个敢恨敢爱的女孩,她推开士杰的手说:“我自己来!”

    莉莉带着羞涩缓缓的解开了裙带,裙子滑落到地上,露出她粉红色的三角裤,她上了床迟疑了一下,把内裤脱了下去,小雄眼前一亮,好漂亮的啊!

    隆起的上有一簇淡淡的阴毛,阴毛不长卷曲着温顺的伏在上,她还未等小雄看清,就已经胯到小雄的脸上,激动的等待小雄的爱抚。

    小雄的舌头缓缓在外围轻轻舔着,待她慢慢放松了下来,才又逐渐舔上屄口。

    莉莉相当激动,屄口开合得很是剧烈,清澈的蜜汁汩汩流出,下体散发着迷人的清醇气息。小雄用舌头在上又舔又吮,不时轻轻拨动挑弄,偶尔轻巧地点击。仔细品味了片刻,再把整个屄含入嘴里,舌尖快速挑动殷红的阴蒂,不时轻轻吮吸一下。

    莉莉剧烈地颤抖起来,屄缝中喷出大股清新甘美的,嘴里柔弱地呻吟着。

    下面的李苗已经掉转了头,她尽量把粗壮的含入温暖的小嘴时,小雄舒服的哼了出来。李苗凝望着小雄的眼神里充满了痴迷和爱恋,士杰暗暗感叹小雄对女人的杀伤力。

    李苗摆动螓首有些艰难的吞吐起,黑亮的秀发荡漾起层层波浪,逐渐巨大紫亮……

    过了片刻,她羞赧地瞟了小雄一眼,慢慢把吐了出来,略微急促地喘着气,分开腿跨了上来,缓缓挫身将纳入体内。

    温暖紧窄的屄腔紧紧咬住,李苗开始慢慢耸动,小雄舒服地躺着,舌头在莉莉的屄缝中舔舐挑逗……

    士杰看着眼热,凑过来,一只手托着小雄的阴囊轻轻的搓揉,一只手扒开李苗的屁股,手指在李苗的菊花蕾上柔柔的扣摸着……

    小雄看到莉莉殷红的屄门微微开合,兀自吐出晶莹的露珠,浓密湿润的芳草曼妙的贴着雪白的肌肤,展露出饱满娇嫩的。

    小雄用力分开深深的臀沟,凑上去舔上间娇艳欲滴的嫩肉。莉莉敏感的轻轻一颤,屄内好似开启了小溪的源头,伴着她喉间轻声的呢喃,甜美的溪水汩汩流出。

    小雄将尽数饮了下去,便转而舔上紧缩的菊花蕾。莉莉快活的浑身颤抖,嘴里不自觉的哼出动人的呻吟,“哦……哦……我……我要……嗯……哦……”

    她突然肉紧的咬紧了牙,身体战栗,抽搐,接着一股液体由屄腔中喷了出来,她被小雄舔得潮吹了,顿时飘入仙境般的快感让她浑身无力,瘫到下去,双手扶着李苗的肩头颤声叫道:“苗姐,我……好爽啊……”

    李苗也是浑身震颤,达到了,拥住莉莉爽爽从小雄身上栽倒在一边。

    士杰看到小雄的依旧坚挺着,她跪在床头说:“小雄,我的屄都让你肿了,可是我还想要!嗯……小雄,好哥哥,用你的大我淫荡的屁眼吧!”

    小雄闻声而起,把巨大的顶到她美丽的菊门上,破门而入,柔韧的重重撞上直肠,士杰舒服得叫了出来,酥软的快感顿时侵蚀至全身,心醉品尝着小雄冲击她的直肠带来的快感,她狂野地扭着屁股,颤声道:“小雄,我要!……嗯……嗯……使劲我……啊……啊……我……”

    李苗和莉莉看着小雄的在士杰屁眼中出出进进,心里都很佩服士杰的勇气。

    小雄无休止的在士杰的后庭中耕耘,室内充满了的气氛……

    第354章临别一

    小雄回到家中,吃饭的时候,凤柔说:“这么多天了,你该考虑一下刘雯雯的事情了!”

    小雄点点头说:“你们都过她了吗?”

    众女异口同声的回答:“是!”

    当小雄走进关押刘雯雯的房间时候,刘雯雯还是四肢被捆绑着,屄中的振荡器还开着,身下的床单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

    小雄坐在她身边问:“怎么样?想好了吗?”

    刘雯雯脸上挂着哀怨的神色,她低低的说:“我想好了……我……答应你……嗯……跟着你……”

    “真的吗?”

    小雄抚摸着刘雯雯硕大的,捏着她的,刘雯雯浑身颤抖说:“是!我绝不骗你,只是你一定要对我好!”

    “你不想给老公和弟弟报仇了?”

    “不想了,这么多天各位姐姐开导我,我也想明白了……他们是咎由自取!”

    小雄伸手拿出她屄中的振荡器,有把她的四肢解开,含来了阿丽,吩咐阿丽说:“你服侍雯雯姐洗个澡,给她安排个房间!”

    一个小时后,在小雄房间的大床上,雯雯心悦诚服的摆出各种姿势让小雄干,只是在小雄要攻击她的菊门时候,她眼睛里流落出恐怖的神色,小雄只好作罢,什么事情都要慢慢来嘛!

    第二天中午小雄接到了卓而老师的电话,约他吃午饭。

    小雄和卓而老师已经好久没有联系了,小雄以为她不在会找自己了,今天接到卓而的电话颇感意外。

    吃午饭的时候,卓而老师吞吞吐吐半天才说了她约小雄出来的目的,她说,前阵子老公在船上工作受了点伤,一直住院,她走不开,现在老公伤好了,单位照顾他,安排他到公司上班,不必在上船了,卓而老公的公司是天津远洋公司,所以卓而带着女儿也要跟着到天津。

    今天是来向小雄告别的,小雄惋惜的说:“那我以后是不是再见不到你了?我会想你的!”

    卓而握着小雄的手说:“我也会想你的!雄,我真的会想你的!我……下午还有事情,中午有点时间……我想……再和你……”

    乘旅馆电梯上楼时,走进显然也是来休息的一对男女,尽朝卓而盯着看,看得她羞惭地低下头。幸好,他们在三楼就出去了。卓而紧偎在小雄的臂弯里,感觉他手掌抚在自己的腰际,好像暗示什么。

    她抬起头说:“好讨厌喔!他们……”

    “大概也只是想看看……作午妻的人,长得什么样儿吧!”

    小雄笑道。

    “哎哟……讲得那个死了!人家……才不是你午妻哪!”

    在男孩手臂里扭着腰、娇嗔的时候,卓而感觉自己底下已经濡湿了。

    宾馆的每个房间,都是专门装潢供人幽会、和“休息”用的,小雄挑的这间,叫做“浪漫地中海”一进门内,就是以透明玻璃围着的浴厕,中央是喷泉式的大浴缸;幕帘紧闭的房间里,燃着微弱的小灯,映着壁上的贴纸、彩绘,呈着暗暗的蓝紫色,令人不知昼夜;大床头上方,挂着一幅地中海的风景画,床畔墙上,还安装了一面镜子,让享乐的人可以自我欣赏……

    才扣上门锁,小雄就揽住卓而的纤腰,热情地吻她柔软、发烫的唇。卓而两手攀着他的颈子,张开嘴,任男孩的舌头伸入口腔里,在它一进一出时,用力吮吸,同时由喉咙里发出阵阵娇美的嗯哼声。

    陶醉在长长的热吻中,杨卓而整个人都紧紧贴上了小雄的身子,因为个子娇小,她必须踮起脚根来,才能感觉到男孩裤子下面的棍状物,抵在自己肚子上;而小雄的两手,也毫不客气地捧住了卓而的丰臀,隔着短窄裙,像揉面团似的,阵阵捏着她两片屁股肉瓣。

    “啊,天哪!你的手……好会揉喔!……”

    一分开嘴,卓而就唤了出来。

    “那是因为你屁股生得好,不摸手会痒呀!……”

    小雄笑答道。而且不待卓而催促,他又将手移到她胸口上,隔着薄衫和奶罩,抚弄她丰满的、手指捏着她挺立起来的奶头。

    “喔……呜!……宝贝,连摸奶奶……你也好会喔!噢……呜!……一下子就把人家搞硬了!”

    瘫在男的怀里,卓而仰头瞟着他,噘起薄唇赞美说。

    “也是因为你反应快,才会这样啊!告诉我,是不是……好急了?”

    “就是嘛!……好急,人家早就……好急迫了!”

    卓而的屁股扭了起来。

    她知道在小雄眼里,自己现在的急迫,已经不是任何羞怯可以掩饰得住,而自己每次在男孩面前表现出的、那种装腔作势的假廉耻,也更不可能骗得过他;还不如干脆些,让他快点把自己脱光了,弄到床上去,把想得要死的……大插进自己里面算了!

    踮起脚跟的卓而,一手仍勾着小雄的颈子,主动将屁股在小雄手上蹭磨;一面感觉他手指在自己股沟里的扣刮,一面挺起了胸,承受他在上的捻弄。

    她仰着颈子,头向后垂,嘴巴张得大开,连连喘息、娇唤:“啊……啊……啊!……宝贝,爱抚我!爱抚我吧!弄到我……湿透了裤子,受不了地……要你的大吧!……”

    小雄以上下其手的抚弄回应卓而,并低下头来吻她的颈子,对她问道:“要那样子啊!……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害羞……扭扭捏捏的啦?”

    卓而半眯上的眼帘间,流出媚荡无比的眼神;勾魂似地瞟着男孩娇唤着:“嗯,羞也没用了!宝贝,在你面前,我……早就什么廉耻都不要了!”

    这种话一说出口,卓而便再也不顾什么颜面,伸出小手抚到男孩的裤子上;压住他的条状物,揉呀揉的,但很快就又急迫地握着它,一上一下、有节奏般地搓弄了。

    “啊……没想到你居然……蛮主动的啊!”

    男的叹出声来。

    认为自己在上一向都很“被动”的卓而,听见小雄说她“主动”不禁还是觉得有点羞耻;只好低下头,抿住嘴、咬着唇,专心揉着他愈来愈硬、愈来愈粗大的子;一面想像它塞满身子里的空虚,在自己的嘴巴里、里、甚至屁股眼里一进一出的感受……一面也更忍不住底下潺潺流出的淫液,浸透过三角裤,把裤袜都淋湿了!

    男孩伸出舌头,舔到卓而的耳边,在她耳垂上轻轻噬咬,他呼出热腾腾的气息,扫在卓而敏感的肌肤上,令她直觉到:等一下被男孩的热情笼罩,被猛烈地“作爱”时,身子被他紧压着,在不断刺戳之下,自己将会多疯狂、多痴醉;甚至要神智不清、失魂地永远爱他了!

    这个念头,令卓而不由自主全身颤抖了起来。

    小雄在卓而耳边吻着、舔着、吹着热息,问:“喜欢?……你喜欢被舔啊?”

    他的手由窄裙下伸到卓而的臀上。

    “啊……宝贝!当然……喜欢啊!……随你怎么弄,我都爱啊!”

    卓而的圆臀被小雄摸得她都踮不住脚根了,便微分开双腿,忍不住把屁股团团扭了起来;她两手都捂到男孩的裤子上,捧着他的突出,使劲搓揉。

    听见他叹出了舒服的声音,卓而才抬起头,淫兮兮地唤着:“喔……宝贝!你的……好硬、好大喔!”

    “这样等下才能让你的……小骚屄舒服,过瘾呀!”

    小雄笑道。

    卓而晃着屁股,两眼水波荡漾地瞟着他,噘着薄唇,嗲声嗲气地娇嗔道:“哎哟……别把人家……讲得好那样子嘛!……还不都是你……我才变的这么淫荡……”

    小雄笑着手已经由她屁股底下,探进了她尽湿了内裤的肉缝,用指头在里面阵阵扣刮。卓而尖声娇啼着,“你快把我……弄上床……我吧!……天哪!宝贝,人家早就不能再等了!……底下已经……完全湿透了啦!”

    “浪漫地中海”的房间里,洋溢着一片男欢女爱、春光绮丽的声浪和景象。卓而和她曾经的学生小雄,两个全身的纠缠在一起;从大镜子里映照着他们如痴如狂、热情似火的作爱、、和充满诱惑、挑逗的性行为。

    尽管能在一起共渡的,不过是短短两个小时,但由于他两个都处在欲火炽烈燃烧、和爱情奔放的激流里,每分、每秒的时光,都一点儿也不剩,被两人在毫无保留的“作爱”中,尽享、品尝了。

    从他们俩身上流下的汗水、和来自性刺激而溢出的淫液、蜜汁,汇聚、交溶在一起,在大床单上留下一滩滩的、触目的湿痕。发自卓而心中,引得夺眶而出的眼泪,溅洒在枕上、床单上的斑斑泪迹,也佐证了她为追求而什么都不顾的冲动。

    感官上,卓而从小雄那儿所获得的,是无比刺激、夺魄的、肉欲满足和发泄;仅管她也曾在不同的房间里或床上,与老公,多次享受过类似欲仙欲死的快感和满足,但今天中午的这回,却是她最深刻难忘的。

    为什么?因为在享受到性欢愉的同时,卓而也强烈体会到男女间、属于精神上的、如狂热恋爱、浪漫无比的感觉……一种心灵和交织、溶为一体时,令她会加倍亢奋、刺激,而无法抑制地暴露出仿佛跟男孩一上了床,她就要放浪形骸、如荡妇般澈底的淫荡了。

    在不明底细的小雄眼中,显然还以为卓而床上的表现,都是他“性”技巧、“玩女人”的工夫精堪所使然。以致在卓而身子里、捣弄、刺戳的同时,他不断以淫秽的脏话、极度不堪的言辞来“挑逗”她、“刺激”她;而且还十分得意地展现他持久、对各式姿势纯熟、和充分了解女体反应的自豪……

    卓而自然而然地“配合”他;流露着掩不住的热切和激情,声声唤叫、不断赞美他;将自己娇小的身躯,在勇猛驰骋的男孩底下,忘形地振着、扭着;嘶喊、娇啼、呻吟、呜咽着难以承受他似的声浪;同时却又饥饿不堪地,渴望、索求着男孩的填塞和冲刺……

    “啊……宝贝,你……好好喔!弄得我整个人都……舒服死了!”

    “嗯?……那你舒服了,就叫哥啊!……告诉哥,什么东西好呀!”

    卓而的两眼如花般媚了起来,嗲声唤着:“哥…………哥哥…………你……你神勇的……大好嘛!……好会玩喔!……妹的屄……给它弄得都……舒服得快受不了了!”

    小雄受到鼓励,愈发勇猛地振着腰,将大一会儿沉稳扎实、一会儿轻挑迅速地在卓而柔软而热烫的里;它一会儿深入浅出、一会儿缓急交替;一会儿又将整根肉茎插入尽头,振抖着屁股,用大紧抵在卓而的子宫颈上,阵阵磨辗、捣动……

    被这么懂得床上艺术的男孩对待,仅管不是卓而的第一次,但卓而依旧是喜欢万分。卓而发现自己已经对小雄产生了愈来愈深、愈挥之不去的情愫,就像已把他当成“恋人”似的……

    “喔……好美!……好美喔!雄!……你的大……真是美死了!哥哥,宝贝哥哥啊!你……又硬又大的……把妹的屄……得简直都要疯掉了!”

    小雄兴奋不已,一面猛戳卓而水汪汪的洞穴,一面夸赞她的美妙。

    “啊……好妹妹,好骚屄妹妹!你好浪、好骚喔!想不到像你……这么高雅有气质的老师,被一……居然变得如此妖媚、浪荡!……那个男孩能玩到你,可真是运气太好了!”

    卓而眼中闪着晶莹的泪光,但却乐得嘴都笑歪了,龇着一口洁牙,噘翘起薄唇,嘴角摄魂般地勾挑呀挑的,对小雄嗲声嗲气、媚到极点地说:“喔……呜!……彬哥……妹妹浪死了!又骚,又荡的……屄,欠死了!哥哥……爱不爱我?……爱不爱我的……屄?……”

    “爱,当然爱呀!……喔……妹妹,妹妹!……你这欠的的屄,居然还这么紧匝匝的!……哥的消魂透了!……扭吧!扭屁股!……哥哥要欣赏你,像可爱的性感小猫,在大底下扭屁股的样子!”

    在小雄指挥下,卓而依言把两腿大大分了开,奋力使劲地扭甩纤腰,以的、插在里的为轴心,团团旋摇着丰臀;同时感觉自己紧紧裹住男孩的,被它粗大的茎、圆突突的头一进一出地磨擦、撑胀……

    “啊!啊…………啊……哥……哥……好哥哥!……吧!妹妹吧!……一面,一面欣赏妹妹……为你扭屁股吧!……啊……啊……天哪!宝贝,大把妹里面的水水,全都要出来了啊!呜……啊!”

    从卓而被进出的洞穴里,潺潺流出的淫液,往她屁股底下淌了去,淋到她敏感的肛门眼,顺流到她凹陷的屁股沟里;随着圆臀的旋扭,挥散到她阵阵肉紧的两片臀瓣上;更连连不断滴洒到床单上了。

    小雄调整了自己的跪姿,改成仰卧,同时连都不抽出,就把卓而的娇躯一抱,使她翻身骑到他上面,然后叫她以跪姿套坐他的肉茎。

    “来吧!小心肝,套在哥哥的上,像荡妇一样的……疯狂吧!”

    “天哪!雄……今天一别再不知何日再见……我……我这个不要脸的荡妇吧……”

    卓而在上疯狂地高腾、重坐、弹起、落下,振得自己的、和高高凸起的奶头也在男孩眼前上下颠颤不止。小雄奋力向上振着腰,将粗壮的,“噗吱、噗吱”地冲进卓而里,巨大的,连连撞击她子宫口的嫩肉,震得她全身就像一支不堪狂风雨打的小草,被吹袭得连根摇曳,而从眼帘中迸出了泪珠,同时连声娇啼、浪呼不止了:“啊……啊……啊哟……啊……好深哪!……大……打得人家……肚子里都……酸死了啦!噢……呜!……雄哥你……好深……哪!”

    “这不就是你爱的吗!小心肝?……瞧你这幅淫浪样儿!……真像是天生要给男人的呢!”

    小雄两眼朝床畔镜中的卓而说着时,他的两手正抓捏在她的上,上下上下地扯着。卓而跟着往镜中瞧,看见自己真的就如那种不要脸的荡妇般,仅管眼中带着泪,却仍然在男孩全根尽湿的大肉茎上放浪形骸、疯到了极点……

    小雄见卓而痴迷了似地往镜里瞧,便又推着她的身子,使她侧倒下来,面向床外的大镜;然后,由卓而背后将她一只大腿举高,从屁股后面戳进卓而又红又肿的,迅速。这种姿势,完全就像成人电影里的男女,面对摄影机镜头作的那种表演;让卓而看得见自己和镜中男孩的面孔,同时也可更清楚瞧见两人性器官结合的、的、艳丽、夺目的画面。

    “天哪!……我,我吧!……好大的……,我吧!……”

    小雄舞动着快速的顶击,“宝贝儿,叫啊!我喜欢听你用英语,就跟a片里的骚屄一样!”

    “啊……好……好……我叫给哥哥听……只叫给你一个人听……yes,yes!……eeee!……ohhh…………yes!……!”

    不知是不是因为瞧见自己在镜子里的模样,还是因为她已经疯狂得像另一个人,卓而顺从的用英文呼喊了起来……

    “喜欢吧?喜欢看镜子里……x级的表演吧!”

    小雄在她耳畔问。

    “嗯……喜欢,好喜欢看!……喔……呜!……她一定……舒服死了!”

    应着时,卓而两眼都闭上了,仿佛体会着那镜中女人的感受。仅仅刚才一眼所瞧见“自己”的那幅德性,十足像个淫妇的脸上的表情,和两腿间男孩覆满亮晶晶蜜汁的,进出在瓣如花一般盛开的里,不断掏出更多、更的浆液;就足以使她更亢奋地又睁开眼,瞟着镜中的小雄,像x级电影里的女人一样引颈高喊:“啊……yes……yes……!……啊!天哪,哥……啊!……hard!harder!……harder!……yes,yes,ye……sssss!”

    “啊……妙极了!没想到,镜子里的……卓而老师,中英文都会啊!”

    小雄笑了,一面用力挺身插着,一面从镜子里也用英文对卓而问她:“youlikeit?……likegettgedlikeabitch?……eehhh?”

    卓而被这样的画面、和淫秽不堪的对白,如催情剂般的刺激,逗得快要疯掉了,连连高声应着:“yes!……!likeabitch!”

    于是,小雄又把卓而抱住,将她翻成俯趴在床上的跪姿,并且叫她把脸侧向镜子,屁股高翘举起来。他说她像一只挨的母狗,将白白的屁股,完全给他看得一清二楚的模样、姿势都更加性感、诱人哩。

    跪趴在男孩面前,让大从后面戳进身子,是卓而偏爱的姿势之一;以前每次和小雄屄,她都会特别疯这种玩法。即使自己背对着小雄,看不见他,也瞧不到插入自己的模样,但她总是在脑海里想像到男孩的大一面戳、他一面所看见的自己;而那么毫无遮掩,呈现着最私密的部位,给男孩欣赏,令他过瘾、舒服;自己也就更容易兴奋、更禁不住要浪荡、发姣了……

    这天中午,在“浪漫地中海”床上的卓而,也不例外,熟稔地挺高丰臀,承接小雄沉稳而有力的推进、抽出、由缓而急的戳剌;她扭起纤腰,凑合的节奏而旋摇肥腴的屁股……从镜子里,她半睁开迷惘的双眼,瞟向男孩,随他的动作,一波接一波地以英文放声娇啼、嘶喊、呼嚎……

    直到她感觉到自己的浆汁,从两条大腿内侧潺潺流了下来;想像着从里不断被掏出的淫液,滴落到腿子间的床单上,卓而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呜咽、叹叫了起来。

    但小雄愈战愈勇似地急抽猛插……”

    吧哒、吧哒”地撞击着她的屁股,底下两颗大睾丸也一甩一甩地打在她大小和阴核上。卓而使足气力,耸举着丰臀,直到自己的腰、肚都坠了下去,整个背脊成了一弯优美的、垂落的弧线;更激烈地扭着这姿势所凸显的、更形浑圆的屁股,再度大声:“啊!啊!……啊……哥哥!你太厉害了!……大把人家的魂……都要出来了啊!……”

    小雄兴奋极了,吱……地一声,抽出大,不待卓而抗议,就令她翻身仰躺,叫她把两腿大大劈分开,说要由正面她屁眼,而且要喷进她里面。卓而不假思考立刻照作,高举起大分的两腿,双手伸向男孩,迫不及待地等他插入。

    卓而用两手自己拉起膝弯,掰开了两腿,呈着紧凑的菊门,对小雄媚到了极点说:“嗯!……哥哥……我吧!使劲我的屁眼,喷射到我里头吧!”

    小雄抗起卓而双腿,大顶到她的屁眼上……卓而感到小雄的,撑开自己洞口的肉圈圈,推挤着进来时,终于又抑不住内心激动,大呼起来:“aaaahhhhaaaaaa……yes,yes,yes!……宝贝!……插吧!……大……整根都插进来吧!……ooohhhhhhh!……yes……alltheheeeeee!……啊……”

    小雄身子用力一沉,大紧紧的进她的屁眼中,也低吼着:“死你……死你这个骚屄!”

    如此毫无忌惮、极度淫秽的言辞,在两个热烈无比的性伴侣之间,也和色情片里的男女一样,全数出笼了。但他们不是表演给别人看的,是两人的都燃烧到最炽旺的地步,完全自然而发出的奔放;除了彼此,早已经不再有第三者,甚至镜中的人物,也都全然给忘了。

    “yes!……ohhhhh!yes,i”acunt!……i”acunt!……

    ----------------------------------------------

    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http://www.gazww.com 查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