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啊……好女婿……嗯……我的儿唷……死妈妈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爽啊……啊……啊……嗯哼……我……我要……泄……泄给你……了……啊……爽死了……”

    陈晓飞和岳母这场床上的盘肠大战,弄得汗水和流片了整张床单,只见岳母满头黑柔细长的秀发都乱掉了,娇靥红扑扑地,小嘴儿里不停地吐出令他血脉喷张的淫声浪语,媚眼儿里也喷着熊熊的欲焰,两只大腿紧紧夹着他的腰部,不停地起伏摇摆着,双臂死缠住他的脖子,小嘴儿不时地索着他的热吻,高耸丰肥的一直在他胸前搓着、揉着,有时还被他的嘴巴吸着、咬着,一会儿哼爽,一会儿叫舒服,头也随着他大抽送的节奏,有韵律地摆动着。广安中文网[www.gazww.com]

    “哎……哎呀……大……哥哥……死……小屄……啊……啊……啊……好哥哥……快……你……的小浪屄……岳母吧……我……好爱你……大……啊……啊……啊……我……魂儿……都……飘了……我的……好……老公……小浪屄……又要……泄了……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泄……泄出来了……啊啊……”

    范丽敏一次又一次地泄了又泄,像个淫荡的妓女般躺在床上任姑爷插干,一大堆骚水、、浪水溅湿了俩人的下体,让整张床垫都变得黏糊糊的。

    陈晓飞在她身上尽情地蹂躏、奸插着,任意享受着岳母的美丽,大激烈地捣、用劲地干,乐得她昏昏醒醒,急叫娇喘,香汗淋漓,精疲力尽,陈晓飞才把精液再次射进她的子宫里……

    范丽敏软绵绵地四肢大张躺在床上,好半晌,她这才喘过气来,浑身酸软地微微呻吟着。

    陈晓飞将岳母搂在怀里紧紧拥着,伸手抚摸着她全身细柔柔,暖烘烘的肌肤,又揉捏着雪白高挺的,“妈,我爱你!”

    范丽敏低声的说:“晓飞,我不要你爱我,我要你永远的爱兰兰,我给你,只是兰兰的一个附赠品!你不可以爱我!”

    “不,妈,你不是附赠品,你就是你,我爱兰兰,也爱你!我爱兰兰,是老公爱老婆,我爱你,是儿子爱妈妈,是男人爱女人,是大爱小骚屄,是……”

    “行了,行了,也不嫌羞,什么爱屄的,难听死了!我知道你的心意,晓飞……哦,天啊,该起床了!”

    第593章雪尘的病人

    小雄坐在姗姗家的沙发上,雨尘依偎在他的身边,一只手伸在小雄的裤裆中轻轻的捏着。

    凤筠抱着姗姗的女儿逗弄她玩,姗姗在一边削着苹果皮,姗姗本来在怀孕的时候就被小雄强逼着搬回去住,但是现在大姐来了,她又回到这里陪大姐。

    雪尘看了一眼妹妹不雅的小动作给大家讲述她前一段时间接的一个病人:“她说她叫王华,大约二十岁,非常的漂亮,她跟我说她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了,特别是对老公感到很陌生。我问她夫妻生活好不好?她说很疯狂,她是个淫性很重的女人,很喜欢现在老公的方式。然后又说晚上常作一个梦,梦里被一个看不清脸的人强奸。我就问她以前是不是受过什么伤害,她说不记得了,只是老公告诉她出过车祸,脑袋受了伤,就失去记忆。”

    “好无聊的故事唷!”

    雨尘对着姐姐不屑的说。

    雪尘白了一眼妹妹接着说:“过了两天她又来了,她当时大汗淋漓,坐在我对面,说是今天看到一个男人,感到很面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那个男人和她什么关系,我问在什么地方见的,她说她在一个面包店工作,来个男人买巧克力面包。我就问她是什么时候到那个面包店工作的,她说是和老公到本市后,老公帮忙给找的。说话的时候,她看到我身后书架上的书,突然站了起来,走过去,拿下来一本关于整容的书翻了起来,然后问我,她老公会不会是整过容啊!我说,你别胡思乱想了,你老公离开过你吗?整容是需要时间的。她说,会不会是在我失去记忆力那段时间呢?我无言,我怀疑她神经有问题,就把红羚的电话号码抄给了她,让她去红羚的医院找红羚作一个脑切片。”

    雨尘突然停止了手里的小动作,问:“后来呢?”

    “你不说无聊吗?”

    “讨厌!”

    “没有后来了,她再没来过……”

    “叮咚……”

    门铃声打断了雪尘的话,姗姗过去打开房门,门口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穿了一件灰色的羽绒服,“请问,莫雪尘医生在这儿吗?”

    她问。

    雪尘探头看去,“呀!是你啊!进来,怎么找这儿来了!”

    姗姗拿拖鞋给那个女人换上,她转过玄关过来,欠身道:“对不起,打扰了!我……”

    她突然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一个身穿警服的女郎的一只手,伸进身边坐着的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人的裤裆中,愣了一下接着说:“我从你助手哪里得到你男朋友家的地址,我去了,你没在,一个叫凤柔的女人告诉我,你可能在妈妈这里,我就要了这里的地址!没……没打扰你们吧?”

    雪尘笑着说:“没有,这都是我的家人,你请坐吧!”

    然后对大家说,“这是我的病人王华!”

    王华冲大家点点头,姗姗给端来一杯热茶,她谢过后,将手里的一个袋子递给雪尘说:“我的检查接过出来了,你给看看吧!”

    雪尘接过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脑部x光片子,吃惊的说:“王华,你……作过整容?”

    “我不记得了,你给我介绍的红羚医生也这么说!”

    “嗯!”

    雪尘看看他说,“你的整容手术作的非常漂亮!很完美!”

    “莫医生,我……不一直怀疑我老公作过整容吗?昨天晚上我实在忍不住了,趁他睡着的时候,我检查了一下他的耳朵后面,哦,对不起,那天在你办公室看到那本书中有照片,作过整容手术的在耳朵后面有痕迹。结果什么也没发现,今天下午我去取了片子,红羚医生告诉我,说我作过整容,我对着镜子看了,我耳朵后面有伤口愈合留下的疤痕!”

    王华说着给雪尘看她耳朵后的疤痕,雪尘点点头说:“的确!你老公告诉过你,你整容了吗?”

    “没有!我……突然有个想法,或许是我疯了,或许是他根本不是我老公!”

    “啊?”

    雪尘为她大胆的想法吃惊。

    雨尘突然把手从小雄裤子中拿出来,对姐姐使了个眼色,然后站起来走进书房。

    “你先坐一下啊!”

    雪尘对王华说,然后跟着妹妹进了书房。

    雨尘让姐姐把们关上,她正色的对姐姐说:“大姐,这里有蹊跷!”

    “我也知道有蹊跷,但是……”

    “大姐,我记得我在警校学习的时候,老师讲过一个发生在美国的案例,一个女人一觉醒来后忘掉了以前所有的事情,如果不是那个睡在她身边的男人告诉她,他是她老公,她会将那个男人踹地上去的。”

    “啊!你说的是那个杀友占妻的案子吧?”

    “对!就是那个案子,当时轰动美国!”

    “会是他现在的老公把她以前的老公杀了后,用药物使她失去记忆,在给她整容后,对外说成是他老婆?”

    “有可能!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现在的老公有可能以前不在这里工作,否则一个人结没结过婚,同事会知道的!”

    “是啊!”

    “姐,你先稳住这个王华,我暗中调查一下!”

    “行!”

    姐妹俩商定后,从书房出来,雪尘笑着问王华:“你老公叫什么?在哪里工作?”

    “我老公叫姜成武,在银安集团上班!”

    “哦?”

    小雄坐直了身子,“可是银安第三产业部部长姜成武?”

    “正是!”

    “他是十个月前来应聘的,快春节的时候,还是我亲自面试的,很有才华,我看过他的档案,以前在成都一家合资企业作过部门经理,他跟我说在那里里已经没有发展前途了,无意中看到银安在湖北卫视中的招聘广告,所以想到银安来试试!当时公司第三产业部缺一个懂经营和管理的经理,我就聘用了他!”

    “我的记忆就是从80年春节前开始的,在往前就不记得了!哦,你是……”

    “哦,王女士,我就是银安的老总!”

    “啊!你就是银安的那个年轻的老总,雄少爷?我听我老公提过,说你很好……哦,对不起!”

    “没关系,说我很好色是吧?哈哈……”

    小雄自豪的大笑。

    “妈,你看他,多不要脸啊!”

    雨尘咬着牙说。

    凤筠头都不抬的说:“你们不是愿意吗?”

    雪尘看到王华不解的样子,忙打岔说:“王华,我妹妹是个警察,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让她帮助调查你的身世,好吗?”

    王华看看雨尘,想到刚才进来时候,她不雅的小动作,有点不相信,但是没有说出来。

    雨尘看出了她的心思说:“这是我男朋友,我们有什么不碍着别人吧?王大姐,你要相信我,我可是咱们市重案组的骨干唷!”

    “哦,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就拜托莫警官了!”

    “王大姐,你先回去,什么也不要说,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几天之内,我会给你一个答复!”

    “嗯……好吧!那一切就仰仗您了!”

    王华站了起来。

    雪尘笑着说:“请放心吧!”

    送走了王华后,小雄问雨尘:“你也怀疑她老公不是她老公?”

    “嗯!”

    雨尘解开小雄的裤带,把他的套了出来说,“我一定要把这事情搞清楚!”

    “唉!咱家的女警官现在厉害了,但愿你能帮你姐调查清楚!”

    小雄抚摸着雨尘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按向自己的下体。

    当雨尘含住他的时,凤筠红着脸说:“我去哄孩子睡觉!不跟你们疯了!”

    “我也去!”

    雪尘连忙说。

    小雄笑着说:“就这么大个地方,你们跑能跑那里去?我今晚来了,就没想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

    凤筠和雪尘没有理会他,脚跟脚的进了孩子的卧室,姗姗红着脸说:“我姐就会装,雄哥,我去洗个澡啊!”

    “去吧,把屁股洗干净了啊!”

    看着姗姗扭动着丰腴的屁股钻进卫生间,小雄的手从雨尘的衣领中滑进去,抚摸她光洁的脖子,被雨尘的小舌头舔舐着……

    王华回到家里,就看到老公姜成武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去哪了?”

    姜成武扭过头来问。

    “啊,我出去健身了!”

    王华皱了皱眉,客厅里满是烟味,“你抽了多少啊?满屋子的烟味!”

    走到窗边打开窗户,一股凉风吹了进来。

    “过来!老婆!我今天发奖金了!”

    姜成武从口袋中掏出一叠钞票放到茶几上。

    王华走过去,从茶几上拾起钱,“这是多少?”

    “两千五!亲爱的,今年年末发了年终奖,我们买房的首付就够了,就不在住这破房子了!”

    姜成武说着抱住王华的双腿,在她裹着黑灰色透明丝袜的腿上亲了一口。

    王华虽然怀疑他不是自己的老公,但是想到雪尘和雨尘的话,也不得不应付,就坐到茶几上去,抬起穿着黑灰色透明丝袜的右腿,踢掉了脚上的高根鞋,娇美的玉足裹在透明的丝袜里,隔着丝袜看着她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脚趾性感之极,因长久困于高跟鞋中而肿胀起来的白嫩脚趾散发着混合着名牌香水的香味和高跟鞋的皮革味以及脚汗的酸臭味的复杂味道。

    “你想怎样?”

    王华强装笑脸的问。

    “你说呢?你今天的脚可真够臭啊!”

    姜成武拣起王华踢掉了的高根鞋放在鼻子前闻着,淫笑着说。

    “越臭你不是越喜欢吗?”

    王华的丝袜脚伸到了姜成武的裤裆上,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脚趾隔着裤子在姜成武正硬起来的上轻轻的踩着,挤压着,摩擦着。

    她知道老公的偏好,也知道如何迎合老公的偏好,这些日子要格外的小心,别让他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的。

    王华的另条一腿已经抬到了姜成武的肩膀上,双腿间薄薄的透明裤袜下是一条紫色的蕾丝花边的内裤,透过裤袜可以看见,内裤边上几根卷曲乌黑的阴毛伸到了内裤外面。

    “老婆,今天上班就在想你……”

    姜成武的手一边抚摸着王华散发着浓郁气味,柔软娇美的玉足,一边顺着滑滑的大腿摸到了王华柔软湿润的下体,隔着丝袜用手指把内裤弄到了一边,手指顶着柔滑的丝袜抠弄着湿润的嫩屄,王华的双腿不安分的扭动着,“嗯……想我什么……”

    姜成武的手隔着丝袜不断抠弄王华的嫩屄,他感觉到王华的呼吸越来越重,同时隔着裤子踩在自己上的臭淫脚也越来越用力。

    “想你的小脚丫,想你的小浪屄唷!”

    姜成武笑淫淫的说着。

    他的手离开的时候,王华的黑灰色透明超薄丝袜已经湿了一个很大的圆圈,姜成武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裤子,王华已经在桌子上把踢掉高跟鞋的那条腿上的裤袜脱了下来,紫色的内裤也褪了下来。

    顺着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往上看是雪白的大腿,而雪白的大腿尽头是她肥美的嫩屄,浓密乌黑的阴毛下嫩红的屄缝已经是水渍渍的了。

    一个女人在讨厌一个男人,也受不了男人的挑逗啊!这是本能嘛!

    王华躺在了茶几上,把一条光溜溜的大腿架到了姜成武的肩膀上,另一条腿在茶几边搭着,轻薄的丝袜挂在腿上在桌边晃动。

    姜成武盯着王华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脚趾激动不已,轻轻地把那只玉足捧了起来,仔细的观赏着。

    王华的脚不是很大,但是很有肉感,五颗脚趾细长细长的,脚心微微有些发红,上面的纹路清晰可见。

    姜成武用一只手托着王华的玉足,另一只手轻柔的抚摸了起来。

    王华皱了皱眉,露出骚媚地表情看着姜成武。姜成武把鼻子放在了王华的脚心上深吸了一口气,一股酸酸的味道沁人他的心脾。猛地姜成武一口含住了王华的大脚趾,气息粗重地用舌头舔着……

    王华最受不了他这样,于是放浪的媚笑着,“味道好吗?为了你,我今天可是一天都没洗脚呢!哎呦,轻点,咬疼我了!”

    姜成武勃发才不管这些呢,把王华的每个脚趾连带脚趾缝都舔了一遍,然后将整个脚亲了个够,口水流在王华的性感美足上发出淫荡的光泽。

    “喔……舔得我……好痒……来……再舔舔……这儿…儿……对……喔……好痒……喔……咯咯咯咯,你真……坏……”

    “骚妹子……你的脚真美……又白又嫩……”

    姜成武都陶醉了。

    “我的脚就那么好吃吗?”

    王华用手抚摩着自己淫荡的屄缝,骚媚的向姜成武抛着媚眼,那种骨子里的骚真是迷死人了。

    姜成武把脸趴在王华大腿中间,在他面前,清晰的看见王华黑色茂密的阴毛已被濡湿了,勃起的阴蒂及的肉片的形状清楚可见。红色的嫩屄肉上,生着乌黑的阴毛,阴蒂的包皮半分,极度的淫浪,被浸淫的嫩红色的四片相当的肥厚,淫荡的屄缝像嘴巴一样张开着。下面则是王华的屁眼,肥白的大屁股中间一个暗红色的屁眼紧缩着,由此可见王华确实是个天生的荡妇,眼前的一切足以令姜成武感到野性勃发而要去征服她。

    虽然心里怀疑老公,但是老公的确能让她骚性大发。”

    快,快,玩玩……我……吧,我……浪屄……痒……痒……快……”

    姜成武用舌头舔着王华的嫩屄,将阴蒂在舌上转动,更将舌尖放入王华的内回旋,用嘴唇含着阴蒂强烈地吸吮。

    “啊……好舒服……太棒了……啊!太好了……我要来了!”

    直舔得她一阵一阵抽搐,一阵一阵打颤,一阵阵刺痒难忍,一阵阵爽心透体。

    王华微闭着双眼,娇喘吁吁,那圆白的屁股,随着心潮的起伏不停的扭动着,脑海里不知不觉的浮现出刚才看到的那个莫医生的妹妹莫警官伸进那个年轻男人裤裆时,那个男人隆起的下体,那该是一根什么样的大啊?

    王华边喘息边呻吟着,下身因受到太大刺激使她前后腰部用力,双手用力地将姜成武的头埋入她大腿之间,流不止的淫液沾满了姜成武的嘴脸。

    王华坚硬充血的阴蒂突生爽快的痉挛,呻吟的声音更加剧烈,姜成武知道她要来了,更加用力的吮吸王华的嫩屄,同时用右手的食指沾着慢慢插进王华的屁眼……

    此时王华几近发狂,用兴奋骚浪的声音叫道:“啊!不行了!……我……我受不……了……啦……我来了……来了……”

    王华是那种极多很容易潮吹的女人,一有,就像小便似地一泄如注,顺着肥白的屁股流到了茶几上以及姜成武的鼻子和嘴巴上。

    “小,这样就潮吹了,大还没干你呢“姜成武一脸贱相的说着。

    “嗯……老公……你舌功太厉害了……妹子已经受不了了……用这个小家伙来吧。”

    王华放下那只光着的脚,用脚趾头挑逗姜成武的,用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夹着姜成武的,另外用那只穿着高根鞋的脚刺激姜成武的阴囊,鞋面摩擦阴囊的感触非常快美,姜成武的更加坚挺的翘起来了。

    接着王华脱掉鞋子,直接以穿着丝袜的玉足拨弄姜成武的,好像都快被折断似的,姜成武的翘得更高,受刺激流出晶莹的粘液。

    “好……人……哪……我要疯了……快……给我骚屄……来重的……要狠的……狠狠……地……痛快……一些……我……好痒啊……快痒死我了…………快吧……”

    王华把姜成武的夹在两脚的中间快速的套弄着,姜成武的体会着温热的脚掌和柔滑的丝袜的摩擦,鼻孔里闻着发自王华脚上的酸臭足香,看着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在自己上运动以及王华淫荡骚媚的表情,感到一阵目眩式的快感,大一抖,白花花的精液狂喷在王华性感的脚趾及丝袜上,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沾着精液显得分外的淫荡。

    姜成武把精液全涂在王华的丝袜上,把王华淫荡的雪白大腿分开,然后抱着她的大白腚放到茶几边,用左手把王华的撑开,将右手的中指和食指顺着嫩屄插进王华的里抠弄……

    王华把双手撑在茶几上,一脸骚媚的笑着,两条白嫩的大腿淫荡的分开,暴露出娇艳的浪屄任凭姜成武的手指插弄,还用火热的夹紧姜成武的手指。

    看着未脱光衣服的王华的那股骚浪样,姜成武亦随之亢奋起来,他把无名指和小指也插了进去。

    “啊……哥哥……好舒服……快……快点……再插快点……我受不了……啦……浪屄里痒……死……了……”

    王华发出淫荡的陶醉声,火热的屄心不停的收缩和痉挛,有手指尖大小的阴蒂像小一样的脉动。

    突然她心中一颤,“为什么我作爱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含他哥哥,而不是老公呢“不容她多想,姜成武把几乎要碰到王华屄心的四根手指发疯似的猛抠猛插,手指沾上大量的淫液,在王华的嫩屄里抠弄旋转时发出”咕唧……咕唧……”

    的声音。

    “好……太好了……使劲……往里……对……喔……美死了……啊……不行了……要泄了……”

    王华上气不接下气,淫荡的呻吟着,扭动着肥白的大屁股,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用力的弓着。

    姜成武继续用四根手指的快速插弄,并且用大拇指轻柔按压刺激着王华的阴蒂,随着王华几声淫荡的叫声,从王华的嫩屄眼里猛的喷出几股透明的体液,她被姜成武弄得第二次潮吹了,像尿一样的液体流满了王华的整个丰臀下面的茶几上。

    姜成武还觉得不过瘾,他让王华像狗一样趴在茶几上,把整个拳头插入了她的浪屄里抽送着,手指很容易就触到了子宫颈,他手指如游龙般的在那里玩弄着它。另一只手在她大上温柔的按摩着……

    随着他的大手疯狂的掏弄,王华感觉自己花心快被撑爆了,发出淫荡的浪声,让自己痛痛快快的达到。

    当姜成武用手指顶进她的子宫颈,另一手两指狠狠的插入她的肛门时,一阵更猛烈的痉挛袭来,王华疯狂的前后扭动着,浪屄竟挣脱了姜成武的大手,随着身体的扭动和子宫颈的收缩从屄眼狂喷而出,在空中画出了几条弧线,有些还喷到了姜成武的身上。

    姜成武用食指狠狠的照王华的尿道捅了几下,又用手掌猛拍了几一下她的嫩屄,王华随之小便失禁,金黄色的尿液像喷泉似得喷了一地。

    “先热个身,现在我可要你的小嫩屄了啊!”

    姜成武射了一次的又挺立起来,抚摸着老婆雪白丰润的大腿,粗大的已经顶到了王华湿乎乎的下身……

    王华的手伸到下边握住姜成武粗大的,“这么硬,这么大了,轻点……哎吆……嗯……”

    姜成武火热的顶开王华已经完全湿润的,屁股一沉,“卜滋!”

    一声,大已全部插入了王华的嫩屄里了。

    “哦……好舒服……美极了……哎唷……你……你这只……真厉害……唔……我……我好舒服……”

    王华半躺在茶几上仰卧着,一头长发散落着垂到地上,上衣的扣子被全解开了,紫色的蕾丝乳罩被推到了两个肥白的大的上面。裙子也被卷了起来,双腿被姜成武分成型的姿势,双腿的中央发出光泽的浪屄正被姜成武的大抽干着,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用力的弓紧弯曲着,左腿上没脱掉的丝袜落在茶几边上随着姜成武的剧烈运动而飘动。

    “啊……用力……啊……嗯……好……好……啊……哥哥……使劲我……喔……”

    王华雪白丰满的大在胸前晃动,粉红的奶头正被姜成武含在嘴里,粗大的在她的屄里剧烈的撞击着直达花心。

    “噢……哎……呀……嗯……喔……我爽极了……哎唷喂……快……快……我要来了……喔……”

    王华轻咬着嘴唇,半闭着媚眼,大声的呻叫着。

    姜成武改换了动作,双手抓住王华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白嫩双脚搭在自己的肩上,用手楼着王华的丰臀快速,插进时会将屄里的挤出,流过屁股滴在茶几上,拔出来时,嫩红的屄肉会被带出,翻出屄外。

    “喔唔……受不了……我……妹妹不行了……啊……啊……”

    王华用双手抓住茶几边,不断的摇头。

    姜成武更加剧烈的猛插狠干王华的浪屄,从衣服里露出来的白嫩肥大的,也随着剧烈颤动。

    姜成武用左手握住王华摇动的肥大,手指陷入有弹性的肉里,同时在突出的奶头上摩擦,右手抓住王华还穿着丝袜的左脚用舌头舔着,接着又把的右脚放在嘴边,吮吸着散发着酸臭味的白嫩脚趾。

    “好……好极了哦……受不了了……到妹妹……的浪屄里了……快呀……我的……浪屄好痒啊……”

    姜成武开始疯狂的,王华也回应似的缩紧嫩屄,挺起上身,后背形成拱形。

    “夹紧了……浪妹妹说点淫荡的话,我把精液给你……啊……啊……”

    姜成武咬紧牙关猛干王华的浪屄,从王华屄眼里流出大量的骚水。

    “啊……大哥哥……我又来了……了……你的……怎么还这么硬……我的腿都软了……求你了……快射给我吧……射到我的骚屄里吧……我受不了了……”

    “啊……哥……你的精液……好烫啊……屄心……被你烫的……了……噢……啊……”

    几乎在同时姜成武的疯狂的痉挛喷射出精液,王华感受到姜成武火热的精液射入子宫颈,立刻被卷入的漩涡里,而且还不只一次,连续有二次、三次的。

    满头大汗的姜成武趴在了王华身上,王华的双腿夹到了姜成武的腰上,不停的喘息着……

    姜成武拔出的时候,王华赶紧从茶几下面抽出面巾纸一边擦着下身,一边捂住正在往外流出精液的屄缝。

    王华起身穿内裤的时候发现内裤掉到了地上,弯腰去拣,姜成武却拣了起来,“先别洗,我还要闻闻,还有你的丝袜也给我!”

    姜成武玩弄着轻薄的内裤……

    “脏啊,成武,你们男人怎么都那么喜欢丝袜啊?”

    王华把裤袜脱下抛给姜成武,转身向卫生间走去。

    看着王华走进卫生间,姜成武把她的丝袜放在鼻子上下流的闻着,“我爱你,妹妹!”

    第二天,雨尘坐在电脑前,把从小雄发来的姜成武的资料输入到公安部内部的户籍档案中,很快的就显示出姜成武原始的户籍档案。

    姜成武,男,1976年8月16日出生,两岁时候父母双亡,被父母的朋友谷天佑夫妇收养,籍贯辽宁省沈阳市,原家庭住址是:沈阳市大东区有色金属家属楼3单元312室。

    家庭成员:养父谷天佑已故,养母刘小凤已故,养父母的女儿谷雨出嫁。

    关于姜成武的原始户籍资料就这些,雨尘摇摇头,这看不出什么呀!他是被收养的,养父养母还有个女儿谷雨,也就是说姜成武还有个义妹,看看能否找到她。

    于是雨尘锁定沈阳的户籍档案,输入谷雨的名字,搜索到三个叫谷雨的,一个男的排除,两个女的中三十七岁的也排除,就剩一个二十八岁的,应该是她了。

    资料也不多,雨尘给沈阳公安局发了一份邮件,要他们帮助调查姜成武和妹妹谷雨的详细资料。

    然后联系到姜成武原来工作的成都那个外企,据这家外企的人事部门主管说,姜成武是在2006年9月份请假回家探亲,半个月后回来销假时候提出辞职,公司百般挽留不成,一个月后跟接替者交接后离开公司。

    公司对他的评价是有能力,为人厚道。那个人事主管最后对雨尘关于姜成武婚姻状况的询问是未婚。

    雨尘又陷入了沉思,他是06年9月份回家探亲,十月份离开那家外企,十个月前到银安工作,也就是说,是08年2月份来银安的,这中间有16个月的空档,那么这16个月他去了那里呢?

    下午,雨尘接到沈阳方面传过来的资料,姜成武没有什么新资料,谷雨除了有张照片还有些资料,谷雨在沈阳师范学院毕业后留校作助教,2005年5月1日结婚,嫁给了冶金科技院的一个研究员,叫袁绍辉,婚后夫妻俩非常的恩爱。2006年9月份夫妻俩双双辞职去南方作生意,再就没有音信。

    雨尘一拍桌子,脸上露出了微笑,这就对了,姜成武回家探亲,他的妹妹妹夫就辞职了,会这么巧吗?如果自己的分析正确的话,就在这段时间姜成武和妹妹妹夫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难道……王华会是他的妹妹谷雨?

    雨尘为自己的发现兴奋,立刻向身为组长的美娟报告,美娟说:“现在都是推理猜测,证据呢?雨尘,这个案子交给你,你要尽快的找到证据!”

    “是!我会的!”

    雨尘信心十足。

    晚上回到家中,把自己的发现和分析告诉了姐姐和小雄,小雄说:“根据姜成武留在公司的地址,他是在东门租了一个平房,嘉……”

    小雄本来想说嘉珊在就好了,但是旋即想到嘉珊本来的身份,莫氏姐妹不知道,所以立刻改口,“家里没有底,正在攒首付的钱!”

    雨尘说:“那是不应该的,他原来在成都的那个外企,月工资八千多,加上奖金等要上万的,工作那么多年,会没有钱?所以我怀疑他把钱都用在给王华整容上了!”

    “有道理!”

    雪尘附和着。

    “这样吧,雨尘,你现在没有证据,开不出搜查令,不如让清姐和瑞姐去一趟,我想他作下这么个案子,不会一点蛛丝马迹没有吧?”

    小雄搂着女警官说。

    “成!那就麻烦清姐和瑞姐了!”

    第二天,小雄到商业街给兰兰和她妈妈范丽敏买礼物,这两天这个兰兰总是缠着小雄,话里话外的透露着她看中了一套衣服,小雄表面没有吱声,但是暗里记下了她说的店面的位置。

    果然在橱窗中有一件跟兰兰说的一模一样的衣服,小雄比划着兰兰的个头和胖瘦,售货员给小雄找来了相应的型号,并承诺不合适的话,三天之内可以凭发票来换或者退货。

    小雄又在这个店里给范丽敏买了一套时装,然后离开。从商业街出来,小雄拐了个弯走进一个胡同,如果从这个胡同穿过去,走到底就是丽丽美甲店所在的那条街道。

    就在这一拐弯的一个楼里有家中介所,小雄路过的时候,眼角扫到门口的广告牌,想起自从苗圃到饭店去后,阿丽她们有些忙活不开了,小雄就跟凤柔说再雇一两个人,凤柔出去转了几天都空手而归,说是没有合适的,凤柔的要求很高,所以很难找到合适的。

    既然这有个中介所,又正好顺路,小雄就迈步进去,房间很暗,接待小雄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穿着很艳,脸上的皮肤好象是因为做了很多皮肤护理的缘故显得很嫩。

    她上下仔细地打量了小雄很久,问他是不是以前找过这样的中介,小雄说没有,她又仔细地询问了小雄的家庭情况,小雄妹没说实话,只是说是个公寓楼,人手不够。

    她点点头就把小雄领到里边的一个小屋子,屋子很小,里边有张沙发,有张桌子。

    他们进去的时候里边还有个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个子不高,染成棕色的头发在脑后系着,当时给小雄的印象是她的皮肤好象是很白,样子长的虽说不是很漂亮,但却有种成熟女人特有的成熟气质。

    那个女人见他们进来就起身出去,和领小雄进来的女人打招呼说:“张姐我走了啊!”

    那个叫张姐的说:“你在外边等我一会,我一会就完了,完了我还找你有事呢。”

    那个女人就出去了,小雄有点失态地盯着她走路时候摆动的浑圆的屁股,这使的那个叫张姐的人笑了起来,说:“老弟你可别把眼珠子看掉下来!”

    小雄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就坐下和她谈事。张姐一边和小雄说话一边神秘地笑,小雄问了她一些问题,她都做了解答,最后说价格的时候,她说:“要是单给你收拾房间和洗衣服的话,一个月大约要400块!”

    “那没问题的!”

    张姐再次露出神秘地笑容说:“我们这里给客户找的保姆都不简单唷!”

    小雄不明白,问她,她反而嗔怪地反问:“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小雄有点迷糊,说真的不知道,她想了下,说:“我说的不简单是除了给你作工之外还可以这个!”

    说着把左手全个圈,用右手的食指做向里插的动作。

    啊!小雄明白了!原来是这样的!猛地想起了前段时间在网络上看新闻说广州那边有这样的中介,原来已经传到这里了啊!

    那女人看小雄眼睛放光,就跟着说:“我们这里有好多的保姆呢!有年轻漂亮的,还会做家务,保证你满意!价钱也公道,一般的400,要是还陪睡觉的话我们这里加收300中介费,剩下的你去和保姆谈。”

    小雄说:“这不成问题!”

    张姐见小雄答应了,非常高兴的问:“那你要不要现在看看人呢?现在定吗?”

    “可以!”

    她马上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本子给小雄看,上边有很多人的资料,都是做家政服务的,配有照片和简介。

    小雄看了一下,没什么太满意的,张姐就介绍一个叫小娟的,说她是鞍山农村的,才出来干不长时间,年轻漂亮还能干。

    小雄看了看照片,还可以,但总觉得缺点什么。

    张姐给小雄看了很多他就是没有看中的,最后张姐把本子一推,说:“老弟你说你想要什么样的,大姐帮你找!”

    小雄笑着说:“张姐,你能不能给我找个象刚才那个大姐那样的?”

    张姐一听就笑了说:“我还当你多难伺候呢!闹了半天是不喜欢小姑娘呀!你倒早和我说呀!怎么?喜欢大姐呀?”

    小雄点头表示承认。张姐不怀好意地笑着说:“老弟你真会玩,是不是小姑娘玩够了想换换口味?没问题!大姐绝对给你安排!那你看这中介费……”

    小雄二话没说掏出500块塞到她手里,她一见这钱就乐了,忙塞了起来,说:“老弟你是不是相中了刚才出去的那个呀?”

    小雄点点头。张姐又坏笑了一下,说:“老弟你可真识货!她刚刚掉的主!”

    “什么叫掉主?”

    “就是才被人包完,原先雇她的是个老头,雇了好几个月,但现在那老头被儿子接到北京去了,所以她才闲下来,也正在找活呢!哦,对了,我给你召唤进来介绍介绍……”

    张姐说完就出去了。过了几分钟,张姐把那个女人带进来,很热情地给他们介绍,说:“这老弟姓李,这是小史,你们谈谈,我先出去一下。”

    给小雄个眼色就带上门出去了。

    那个叫小史的倒是大方,拉着小雄坐在沙发上,和他挨的很近,先是仔细地打量了他一会儿,之后就”扑哧“一下笑了。

    “你笑什么?”

    “对不起啊!刚才听张姐说有个小帅哥要雇我,一看还真帅呀!”

    小雄也笑了,小史笑着说:“我比你大你,往后你就叫我史姐就行了!”

    肉乎乎的胳膊搭在小雄的肩头上。

    俩人聊了一会,那个叫张姐的就敲门进来了,“行不行?”

    “行!”

    小雄点头说。

    “那就这么定了,小史你又有新东家了,这小帅哥不错吧?谈价钱了吗?”

    史姐说:“还没呢,对了,李先生,你出多少?”

    “你说好了!”

    “嗯……两千吧!你的房子那么大,还有……我不宰你的!”

    “呵呵,就这么着吧!”

    张姐高兴地说:“好咧,这不就成了吗!办手续吧!”

    之后,就是签什么佣工合同之类的东西,很烦琐,但张姐背后和小雄说这很重要,要不保姆把你东西卷跑了你不来找我呀?

    小雄想也是,看了史姐的身份证,名字是史红梅,很俗气的名字,75年生,地址是

    ----------------------------------------------

    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http://www.gazww.com 查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