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中文网 > 道观养成系统 > 第543章 你是大弟子?
    杜长恒带他们走遍常道观,三皇殿,三清大殿,黄帝祠…

    常道观底蕴之丰厚,就是茅山,比之都要差一些。

    “就我们来了吗?”仁平问道。

    杜长恒道:“怎么可能,来的人很多,要不然怎么就我一个人带你们出来转悠。长立他们招待别人去了。”

    陈阳左右看看,说道:“路上没有遇见他们。”

    杜长恒道:“他们也是今天才到,这不是下雨吗,都在屋子里休息呢。”

    仁宇忽然小声问道:“青城山山顶上有什么?”

    “嗯?”杜长恒被问的一头问号。

    刘元基道:“他想去山上过夜。”

    “开什么玩笑!”

    杜长恒反应特别大,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严肃的看着仁宇:“山顶那是你能去的吗?我和你说,别在师傅他们面前说这个事情,不然被揍了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我没有要去过夜,刘元基你能不能把嘴闭上?”仁宇怒道。

    这王八蛋,有病吧。

    当着自己的面瞎说八道。

    刘元基无辜道:“你自己语言表达有问题,我帮你问出来,你还不谢我?”

    转而对杜长恒道:“我说这里是鬼山,他们不信,你自己跟他们讲,我有没有骗他们。小年轻就是小年轻,以为修道十几年就啥都懂了。修行可不是把自己关在道观里念经习武,你得跟我一样天天出去跑。”

    “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你看我,行了何止万里路?几十万里都有了。别看我是个和尚,道门的事情,我了解的比你们加起来都多。”

    刘元基颇为得意,反正这里没人能压他。

    “行了,别问了。”杜长恒看向仁平,忽然问道:“你是不是茅山大弟子?”

    仁平道:“是啊。”

    “是?”杜长恒有些怀疑:“我怎么觉得你不是。”

    仁平黑着脸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别瞎想,我就单纯这么觉得。”

    杜长恒摇摇头,指着自己:“你看我,是常道观大弟子,有些东西别人不知道,我都知道。再看看你……”

    说着,又看向江明一和曲世平:“你们也是大弟子?”

    两人尴尬的咳嗽一声:“不是。”

    “那挺正常。”

    杜长恒点点头,又看了一眼仁平,虽然没说话,眼睛里的怀疑之色,却让仁平脸更黑了。

    妈蛋,我就是大弟子,这没的作假啊!

    你那什么眼神?

    “有人没人啊?”

    这时,远处响起一个声音。

    声音很大,还带着几许不耐烦。

    “还有人来?”杜长恒觉得奇怪,向那边走去:“你们是最后一批来的,人都到齐了,怎么还有人?”

    陈阳道:“大概是听说明天举办送别法会,特地过来的吧。”

    天下道门是一家,有的人知道消息,虽然没有收到邀请,但也会主动过来参加法会,很正常。

    他们走过去,便见三个接近三十岁的道士,已经迈过门槛,走入进来。

    其中一人手里,还拿着自拍杆,不断对自拍杆上的手机说话互动,好像在直播。

    “这里就是青城山常道观,大家感受一下。”

    道士转着自拍杆,扫了一圈,把手机对着杜长恒等人:“这些都是道士,明天这里举办一场羽化登仙送别法会……呃,就是有道士死了,告别的法会。”

    这句话,让杜长恒等人,都皱起了眉头。

    刘元基也有些不爽,这家伙不太会说人话,比自己还不会说话。

    他看看杜长恒,又看看陈阳几人,寻思着待会是不是得打起来。

    好像可以捞一笔的样子。

    “道友,这里是常道观,请放尊重。”杜长恒沉声道。

    道士哦了一声:“我很尊重啊,你没看我在直播吗?这些施主很多不懂的,我给他们解释一下。我是在宣传道门,顺带帮你们道观也宣传一下。哎,现在的人啊,只知道和尚,不知道道士,我多用心良苦。”

    杜长恒道:“道友好意,贫道心领了。”

    旋即问道:“三位来自哪家道观?是否前来参加我师叔的送别法会?”

    中间道士稽首:“贫道玄微子,游方道士,听说正芳真人仙逝,特来参加法会。”

    而后介绍另外两人:“这位是紫微道长,这位是今然道长,是我游方时遇见的两位好友。今天结伴前来。”

    几人听见他三人的道号,脸皮一直在抽搐。

    陈阳抽过来,仁平抽过去。

    就是刘元基,脸部表情也是相当之丰富。

    玄微子?

    陈阳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鬼谷子的道号。

    他还真是不客气,直接就拿来用了。

    只要他当初拜入道门的那位道长,脑子没问题,绝对不可能给他这个道号。

    十有**,是他自己取的。

    紫微与今然,陈阳也懒得吐槽。

    紫微这道号,一般人真不敢受,实在是受不起。

    今然,陈阳觉得这家伙恐怕完全不懂道门的辈分。

    最重要的是,三个都是游方道士。

    这年头的游方道士,说好听点是四处游学,感悟人生。

    难听一点就是流浪汉。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像闻紫元那样,带着一身真本事到处骗钱。

    “贫道长恒,常道观大弟子。”

    “仁平,乾元观……”

    “陵山道观,陈玄阳。”

    不管他们道号有多奇葩,人家报了家门,他们也不能失礼数。

    “你是陈玄阳?”主播道士今然,听见陈阳的名字,忽然来了精神。

    陈阳保持着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容:“是。”

    “我听过你,最近可有名了,我就是看了你的直播,才开始直播的。”

    “是吗,呵呵。”

    “大家看看,这位就是陵山道观的陈玄阳,那位在西北祈福降雨的陈玄阳。”

    今然把摄像头对准陈阳。

    陈阳依旧保持笑容,杜长恒眉毛拧成了川字。

    刘元基在一旁默默倒数,他想知道陈阳能坚持几秒。

    “玄阳,我的粉丝想看你打坐,你能不能表演一下?”今然看着屏幕上的弹幕,完全一副颐指气使的语气。

    陈阳微微一笑,没有搭理,看向杜长恒:“有地方休息吗?”

    “跟我来。”

    “哎,我和你说话呢。”今然喊道:“你这人怎么回事?”

    陈阳直接无视。

    今然道:“我粉丝说了,你表演打坐,他给我打赏一千块,我分你一半。你赶紧的,找个地方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