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中文网 > 道观养成系统 > 第337章 一人一剑,二十七座道观!
    本以为这件事情到此便是结束了。

    可在正华道长下山之后,第二天起,便是不断的有着道门弟子上山,以切磋之名与清和真人交手。

    他们谁也不挑战,只挑战清和真人。

    这已算是犯了规矩,但在正华道长有意渲染下,鬼谷洞名声已经不能再臭。

    没人关心这么做是不是乱了道门规矩。

    余静舟只记得,一波又一波的道门弟子,蝗虫一样的来到鬼谷洞。

    见面即是挑战,张口闭口就是一句老东西,毫无尊重可言。

    李云舒,死了。

    那把自刎的剑,是她剑法大成,于一场道门盛会大放异彩后,正华道人送给她的礼物。

    剑刃窄细,纹路优美,像极了年轻时的李云舒。

    剑刃上,沾着血。

    那夜里,法初一直在哭,引来了清和真人师徒三人。

    清和真人抱起不知道为什么哭的法初,轻轻拍着,苍老的眼睛里罕见的流露出了怒色。

    “你看这孩子,多有道缘。”

    他轻声的说着这句话,看着即使是死,也能看出几分风华绝代的李云舒,沉默的闭上了眼睛。

    道门传言,余静舟逼死了李云舒。

    传言到后来,逐渐将鬼谷洞妖魔化。

    清和真人师徒三人,玩弄李云舒,李云舒不堪受辱,被逼死了。

    法初一天天长大,他童年是快乐的。

    有两个师傅,一个师爷宠着他。

    可在学道上也很严厉,学不会,被呵斥时,总会一个人偷偷的哭。

    每次一个人偷偷哭泣时,总有一只百灵鸟飞来,落在他的肩上,啄着他的眼泪。

    他和百灵鸟成为了好朋友。

    眨眼,他五岁了。

    那一年,师爷去世了。

    临走前摸着一直哭泣的法初的小脑袋,对他说:“以后要好好学道,别让你师傅和师伯催着,师爷累了,要睡一会。”

    这一睡,就再没睁开眼睛。

    也是那一年。

    师爷的身后事办完后,他觉得师傅整个人似乎都变了。

    虽然还是沉默寡言,但整个人,就好像一柄出鞘的宝剑,锋芒毕露。

    那天夜里,小小的法初想念师爷,哭的睡不着,偷偷的跑出来,想去师爷的房间,去看看他会不会突然出现。

    却在院子里听见了师叔与师伯的对话。

    “明天我就下山。”

    “我去吧。”

    “我去!”

    余静舟语气冷静道:“我已经背负太多骂名,不在乎更多。师傅在时,我不去,如今师傅走了,我没什么可在乎的。”

    静通问:“法初怎么办?”

    “他留下来,两年,给我两年时间,两年之后,我没死,就回来。”

    余静舟站在院子里,望着圆月,沉稳,冷静,却又愤怒。

    第二天,余静舟跪在大殿之中,望着祖师爷的神像,望着师傅的牌位,眼中含着热泪,却一滴没有流出来。

    “鬼谷洞第一百七十六代弟子,静舟,今起自道门除名。”

    “祖师爷恕罪,师傅……恕罪!”

    他对着祖师爷磕三个头,又对师傅的牌位磕下三个头。

    而后脱下道袍,摘下荷叶巾,脱去十方鞋、云袜,赤脚走出祖师殿。

    他看着站在门外,已经长到他大腿根的法初,正用懵懂的眼神望着自己。

    “法初,两年之后,师傅回来,这两年,跟着师伯好好修道,切勿偷懒。”

    法初不知所以的点着头,他只觉得,师傅好像要离开自己了。

    似乎,会离开很久。

    那一别,便是两年。

    短短两月时间,余静舟连续登上三座山门。

    有道观三代师徒,被余静舟一剑串落。

    时隔五年,余静舟的名字再一次传遍了大半个道门。

    只是,这次与上次不同。

    这一次,余静舟是带着仇恨来的。

    当年前来鬼谷洞落井下石的二十七座道观。

    余静舟一个人,一口剑,一一登山,无一败绩。

    接近两百名道士,在他手里道行被废。

    超过十座道观,此后十多年间,消声于市井。

    有人称余静舟是魔道,联合其他道观,试图联手将其铲除。

    但已经无人应声。

    当初没有应声的道观,此刻自然也不会应声。

    余静舟最后一站,是青城山常道观。

    此刻的他,暗疾无数,却是状态中的最巅峰。

    他站在青城山下,声音穿过丛丛树林,惊醒了青城山午休的弟子。

    “散修余静舟,登门来战!”

    那一战,青城山有十一名弟子被斩于剑下,废了修为。

    来一人,废一人。

    余静舟仿佛一尊魔神,无人可挡。

    其他弟子眼见这一幕,敢怒不敢言。

    有长老喝止:“余静舟,你可敢与我交手?”

    余静舟只是冷言:“我为什么跟你交手?”

    然后一脚踢飞脚下的弟子,长剑在其余弟子身上缓缓游走,被他剑尖掠过的弟子,无不又惊又怒。

    正华道长知道,他是在逼着自己出手。

    “余静舟,你我切磋,点道为止,不论输赢,你都下山吧。”

    正华道长说道。

    余静舟道:“好,不论输赢,我一定下山。但,没有点道为止。应战了,便分生死。怕,就把刚刚的话咽回去。”

    正华道长没有说话,从弟子手里接过长剑,走入场中,抱拳道:“请赐教。”

    那一场切磋,是青城山弟子平生见过最肃杀的一幕。

    秋天的黄叶从树上落下,随着微风飘来。

    余静舟圈地所在,落叶不能靠近半分。

    正华道长慎重对待,却还是不敌他。

    “噗!”

    余静舟一剑刺穿他握剑的手腕,鲜血溅了半米。

    锋利的剑刃,穿过几片落叶,抵在正华道长的喉前。

    剑气破剑而出,还是割破了他的喉咙,有丝丝鲜血显出。

    “住手!”

    “不可放肆!”

    正华道长的师兄弟们大喝。

    余静舟仿若未闻,他看着正华道长,握剑的手几乎要将剑柄都捏碎。

    一直不曾开口的住持说道:“静舟道长,剑下留人。”

    “唰!”

    余静舟收剑而立,一眼扫过在场的众道士,转身向外走去。

    离开常道观大门时,他忽然又停下,转身扬手,手中这柄窄细秀气,却已布满风霜的宝剑,半截没入道观外的一块巨石之中。

    剑刃没入,巨石却没有半点裂纹。

    众弟子跟随出来,看见这一幕,皆是震惊的不知所言。

    “我要你黎正华每天都看一看这剑,我要你黎正华睁开眼睛看一看,你当年所谓的清理门户,害了多少人!”

    “我要你黎正华后半生在忏悔中度过,我要你黎正华与我一样,沦为一门罪人!”

    “此剑,谁敢拔,我余静舟要你常道观瓦砾不存!”

    余静舟的声音,回荡在每一个弟子的耳中。

    他们看着正午阳光下离去的,那个已年过半百,却依旧如出鞘利剑般锋不可挡的道士。

    那个身影,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